<listing id="b9vn5"></listing>
<cite id="b9vn5"></cite>
<var id="b9vn5"></var>
<var id="b9vn5"></var>
<cite id="b9vn5"><video id="b9vn5"><thead id="b9vn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b9vn5"><video id="b9vn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b9vn5"><strike id="b9vn5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b9vn5"><strike id="b9vn5"><menuitem id="b9vn5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menuitem id="b9vn5"><strike id="b9vn5"><listing id="b9vn5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b9vn5"></menuitem>
<var id="b9vn5"></var>

章節若無法正常顯示,請關閉暢讀或閱讀模式,或復制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!

第一時間更新《同時收養四個病嬌以后》最新章節。

這般炎熱,上下只得擔待一步!”(小人

張清又早按住鞍橋探手去錦袋內取個石子,看著番將較親,照面門上只一石子,正中阿里奇左眼,翻筋斗落於馬下這里花榮、林沖、秦明、索超,四將齊出,先搶了那匹好馬,活捉了阿里奇歸陣

副將楚明玉見折了阿里奇,急要向前去救時,被宋江大隊軍馬,前後掩殺將來,就棄了密云縣,大敗虧輸,奔檀州來

宋江且不追趕,就在密云縣屯扎下營

看番將阿里奇時,打破眉梢,損其一目,負痛身死

宋江傳令,教把番官尸骸燒化

同時收養四個病嬌以后就將阿里奇連環鑌鐵鎧,出白梨花槍,嵌寶獅蠻帶,銀色拳花馬,并靴、袍、弓、箭,都賜了張清

是日且就密云縣中,眾皆作賀,設宴酒,不在話下武松把門關上,拴了,自在里面思想道:“這個是甚麼意思?……隨他便了!且看如何!”放倒頭便自睡了

一夜無事

天明起來,才開得房門,只見夜來那個人提著桶洗面水進來,教武松洗了面,又取漱口水漱了口;又帶個篦頭待詔來替武松篦了頭,綰個髻子,裹了巾幘;又是一個人將個盒子入來,取出菜蔬下飯,一大碗肉湯,一大碗飯

武松想道:“由你走道兒!我且落得吃了!”武松吃罷飯便是一盞茶,卻才茶罷,只見送飯的那個人來請道:“這里不好安歇,請都頭去那壁房里安歇,搬茶搬飯卻便當

”武松道:“這番來了!我且跟他去看如何!……”一個便來收拾行李被臥;一個引著武松離了單身房里,來到前面一個去處,推開房門來,里面乾乾凈凈的chuang帳,兩邊都是新安排的桌凳什物

武松來到房里看了存想道:“我只道送我入土牢里去,卻如何來到這般去處?比單身房好生齊整!”武松坐到日中,那個人又將一個提盒子入來,手里提著一注子酒

將到房中,打開看時,排下四般果子,一只熟雞,又有許多蒸卷兒

那人便把熟雞來撕了,將注子里好酒篩下請都頭吃

武松心里忖道:“畢竟是如何?……”到晚又是許多下飯;又請武松洗浴了乘涼、歇息

同時收養四個病嬌以后武松自思道:“眾囚徒也是這般說,我也是這般想,卻怎地這般請我?……”到第三日,依前又是如此送飯送酒

武松那日早飯罷,行出寨里來閑走,只見一般的囚徒都在那里,擔水的,劈柴的,做雜工的,卻在晴日頭里曬著正是六月炎天,那里去躲這熱

武松卻背叉著手,問道:“你們卻如何在這日頭里做工?”眾囚徒都笑起來,回說道:“好漢,你自不知,我們撥在這里做生活時便是人間天上了,如何敢指望嫌熱坐地!還別有那沒人情的,將去鎖在大牢里,求生不得生,求死不得死,大鐵鏈鎖著,也要過哩!”武松聽罷,去天王堂前後轉了一遭;見紙爐邊一個青石墩,有個關眼,是縛竿腳的,好塊大石

武松就石上坐了一會,便回房里來坐地了自存想,只見那個人又搬酒和肉來

話休絮煩

武松自到那房里,住了數日,每日好酒好食搬來請武松吃,并不見害他的意

武松心里正委決不下

當日晌午,那人又搬將酒食來

武松忍耐不住,按定盒子,問那人道:“你是誰家伴當?怎地只顧將酒食來請我?”那人答道:“小人前日已稟都頭說了,小人是管營相公家里體己人

”武松道:“我且問你,每日送的酒食正是誰教你將來請我?吃了怎地?”那人道:“是管營相公家里的小管營教送與都頭吃

”武松道:“我是個囚徒,犯罪的人,又不曾有半點好處到管營相公處,他如何送東西與我吃?”那人道:“小人如何省得

小管營分付道,教小人且送半年三個月卻說話

”武松道:“卻又作怪!終不成將息得我肥胖了,卻來結果我?——這個悶葫蘆教我如何猜得破?這酒食不明,我如何吃得安穩?你只說與我,你那小管營是甚麼樣人,在那里曾和我相會,我便吃他的酒食

”那個人道:“便是前日都頭初來時廳上立的那個白手帕包頭、絡著右手那人便是小管營

”武松道:“莫不是穿青紗上蓋立在管營相公身邊的那個人?”那人道:“正是

”武松道:“我待吃殺威棒時,敢是他說,救了我,是麼?”那人道:“正是

”武松道:“卻又蹺蹊!我自是清河縣人氏,他自是孟州人,自來素不相識,如何這般看覷我?必有個緣故

我且問你,那小管營姓甚名誰?”那人道:“姓施,名恩同時收養四個病嬌以后使得好拳棒

人都叫他做金眼彪施恩

”武松聽了道:“想他必是個好男子

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相關閱讀More+

碧荷

艾蘿莉

快播影片

尹昭

嬌花明朝夢里全文免費

彼岸江

白潔 高義 小說

不急不躁0

2012高清國語版免費手機

玲越

《姜可》金銀花露海棠筆趣閣

六月觀主
本頁面更新于2021-12-07 9:10
AV无码免费岛国动作片片段欣赏网